上海防盗门质量联盟

一场艺术盛宴,是饥渴眼睛的嗜

萌坏坏的文案黑料理 2020-07-31 15:31:15

地面芬敷浅浅红

正值芳华好时候

惠风初拂

心花已萌

除了万物怀春的撩

一场艺术盛宴

简直就是饥渴眼睛的嗜


2018巴塞尔艺术展

惊艳来袭


50件艺术佳作

邀你触摸全球艺术的穹顶


Art Basel in Hong Kong 2018


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展会之一,它更被誉为全球艺术市场的“晴雨表”。今天,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拉开帷幕,众星云集,无疑又是一场万众瞩目的艺术盛会。在本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中,这50件艺术佳作你绝对不能错过!


巴塞尔是这样开始的……


△Art Basel in Hong Kong 2017 © Art Basel


在这里,国际几百家顶级画廊带来的艺术品定会让你看到脚软,并且随处偶遇 idol的数量和频率也绝对处于一年内的最高峰值。每逢此时,香港总会处于时刻沸腾的状态中。



这场当今“温度最高”的艺术展会,实际上源于上世纪70年代。早年间,画廊们都是单枪匹马,而有三位巴塞尔艺廊商人首次策划出一种全新的艺术交易场域,他们筹办了首个巴塞尔国际艺术展会。那时,多达10个国家的90家艺廊及30家艺术出版社前来参展,吸引了16000人进场参观,展会盛况超乎想象。



此后,它还在不断升级并发展着,并渗透到艺术的更深层次之中。上世纪80年代,为庆祝摄影诞生150周年,国际摄影艺术经销商协会旗下的16家艺廊,共同呈现了一系列展现摄影历史的代表作。随后五届的巴塞尔艺术展均继续举办专题摄影展览,成为全球艺坛中推广摄影艺术的重要平台。



上世纪90年代,光映现场(Film)首次于Stadtkino Basel电影院举行,呈献艺术家创作以及有关艺术家本人的电影;到了21世纪,意象无限(Unlimited)展区则打破了传统的展位格局,为各类当代艺术新媒体提供开放式的展览场地。



另外,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的诞生又将它推向了下一个高潮。并且当时还首次举行了“与巴塞尔艺术展对话”,邀请国际艺坛的知名人士出任演讲者,内容含金量极高。2013年,巴塞尔艺术展正式揭开了亚洲的新篇章,于香港举办首届展会巴塞尔多年以来在艺术上的成长可谓是全方位的。



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会于3月29日-3月31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此外,3月27日为贵宾预览日,3月28日为开幕之夜。本届展会呈现了248间来自32个国家及地区的顶尖画廊带来的艺术杰作。


△Ben Brown Fine Art Candida Höfer, Benediktinerstift Altenburg III, 20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he gallery


一起来看看这50件绝不容错过的精彩艺术作品,

即使不在现场,也能一饱眼福!


廉·德·库宁《无题XII》,油彩、画布,202.6×177.2cm,1975年


△Evan Holloway,电路、青铜、油漆,222.2×76.2×78.7cm,2017年 @Xavier Hufkens


△乔丹·沃尔夫森《泡沫座椅(待确认)》,裱在铝制定向刨花板上喷墨版画、马尼龙绳、铝合金和氧化物涂层镀层钢板,204.8×166.4×55.6cm,2017年


△喻红《平衡》,仿金箔、布面丙烯,150×120cm,2011年


△General Idea Green(permanent)PLA @EBO,Fiberglass,enamel,12.7×31.7×6.3cm each,81 parts 176.5×1248cm overall & 85×214×85cm each,3 parts 85×279×214cm overall 1991年


△阿琳·舍切特《我看见了18世纪》,釉面陶瓷、彩绘雕刻硬木、钢,176.5×49.5×49.5cm,2016年


△Jean-Michel Othoniel《Green Aquamarine Necklace》 ,Murano glass, stainless steel,300×60×18cm,2016年


奈良美智《顶端之上》,综合材料,人物92×55cm、梯子高度436cm,1995年


△George Segal《Bus Passengers》,Plaster and mixed media,204×173×131cm,1997年


△奥拉夫·埃利亚松《双色双多面体灯》,不锈钢、色彩效应玻璃(红、蓝)、LED灯,90×90×90cm,2011年


安东尼·葛姆雷《FALL》,2009年


凯斯·哈林《Untitled》,乙烯基油墨(帆布),182.9×182.9cm,1981年


丁乙《十示2016-9》,椴木板上混合媒体,240×240cm,2016年


让·杜布菲《景象 G72(西班牙舞曲)》,布裱纸本胶彩,67×100cm,1983年


乔纳森·米斯《德国特洛伊米斯博士》,布面油画、丙烯,210×140cm,2017年


亚历山大·考尔德《逃跑的洋葱》,油彩、画布,91.5×82cm,1950年


西斯特·盖茨《Eaves》,木材、屋面油纸,199.4×141×28.6cm,2014年


达明安·赫斯特《'Twixt the Gloom and the Gleam》,Gloss, steel, MDF, aluminium and drug packaging,Two cabinets. Each:137.2×101.6×22.9cm,2006年


朱利安·奥佩《Beach head. 3》、《Beach head. 10》,Paint on overlaid aluminium panel,190×156cm,2017年


晓刚《站在椅子上的男孩》,布面油画,100×80cm,

2018年


GIMHONGSOK《Untitled(Short People)- 6 balloons》,Stone, urethane paint on stainless steel,118×40×31cm,2018年


△杰夫·昆斯《蓝鸟花盘》,镜面抛光不锈钢制及透明色涂层、鲜花,209.5×292.1×105.4cm[第三版(共三版),作者版1],2010-2016年


△乌尔斯·菲舍尔《Dr. Nope Jr.》,铝板、芳纶纸蜂窝、双组份聚氨酯胶水、双组份环树脂底漆、镀锌钢拉帽、亚克力底漆、石膏、亚克力底漆墨水、亚克力绢网辅助剂、亚克力,243.8×182.9×2.2cm,2010-2015年


△Luca Trevisani《From Venice to Sudan in Nanyuki》,UV print on fabric, Fujifilm Instax Wide,布料220×150cm, 图像35×30cm,2016年


△安尼施·卡普尔《Glisten(Garnet to Laser Red)》,Stainless steel and lacquer,140×140×8.5cm,2017年


△Jorge Pardo《无题》,有机玻璃、铝、电子装置,87×107cm,2014年


△巴勃罗·毕加索《女人的胸部》,油彩画布,1971年


△梁慧圭《中间-三个触手的蛇》,人造稻草、不锈钢挂式结构、不锈钢架、粉末涂层、钢丝、塑料绳,225×168×130cm,2017年


△保罗·麦卡锡《White Snow Head》,silicone(yellow), fiberglass,steel,144.8×165.1×147.3cm, 2012-2013年


NAM-JUNE PAIK《Pyramid Interactive》,Mixed media,260×90×260cm,1994-1995年


KYUNGAH HAM《Needing Whisper, Needle Country / SMS Series in Camouflage / Are you lonely too? R02-01-01》, 1000hrs/1 person, 146×144cm, 2014-2015年


戈·罗迪纳《黑绿黄蓝山》,涂色石头、不锈钢和底座,雕塑198.1×21.6×25.1cm,底座22.9×50.2×50.2cm,2018年


Kaws《孤独时间》,纤维布画面,243.8×243.8×3.8cm,2017年


艾利克斯·卡茨《Coca-Cola Girl 12》, Oil on linen, 182.9×213.4cm,2018年


纳德·贾德《Untitled》, Blue anodised aluminium, 15×127×36cm, 1975年


Lee Bul《Untitled》, Mirrored tiles, polyurethane coating and acrylic paint on polyurethane panels, stainless steel armature, 174×303×36cm, 2013年


George Condo《Schism》, Acrylic and pastel chalk on canvas, 152.4×132.1cm, 2008年


宋冬、尹秀珍《筷道:时间的切片“年轮”“黑洞”圆切片》,丙烯、油画、衣服、不锈钢,直径120cm,2013-2017年


路易斯·布尔乔亚《细胞(舒瓦西II)》,粉色大理石、钢、镜子,216.5×194.3×198.8cm,1995年


汉斯·阿尔普《躯干-双耳瓶》,青铜,90×30×20cm,1962年


菲利普·加斯顿《协和 I》, 油彩画布,173×198.8cm,1962年


Babara Kruger《Untitled (The latest version of the truth)》, Print on vinyl, 226.1×173cm, 2018年


△法兰克·斯特拉《可丽耐星 II》,可丽耐,2017年


Ximena Garrido-Lecca《有形相的合金记忆》,古铜编裁制管,190×133×3cm,2016年


栖甫《Ecriture No.130226》,Mixed media with Korean hanjipaper on canvas,130×200cm,2013年


翰·强贝尔朗《Bloodydrivetrain》,绘画、镀铬钢,99×144.8×116.8cm,2007年


王音《茂名路》,布面丙烯,170×160cm,2018年


罗伯特·劳森博格《配乐21(不和谐之音)》,涂漆铝板上丙烯,137.2×243.8×33cm,1993年


宋冬《无用之用-方窗5号》,旧木窗框、镜子、镜面板、玻璃、铰链、手柄、门窗插销,218×180cm,2017年


占·戴尔《看透星辰,草坪上的热(克劳德)》,陶土及青铜、10个尺寸的形状,1.6×4.2×3.3m,2017年


Sadie Coles HQ © Art Basel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Rosemarie Schwarzwälder © Art Basel



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

这世间的小美好都等你 一 一 临幸


菇凉们

快嗅嗅

欣赏巴塞尔艺术展

你身上是不是又多了一 丢丢艺术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