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盗门质量联盟

遭遇职场性骚扰,这个姑娘的做法值得点赞

深度吉林 2020-08-10 13:52:18

作者简介:鹿小寞

新生代女性话题撰稿人,有颜值,更有态度。不炖千篇一律的毒鸡汤,只用故事让你看清世间冷暖!

短短几个月,勤奋的鹿小寞写出了40多万字的作品,引来一大波粉丝的追捧。

 

倔强与热情的性格造就了她优秀的文笔和卓越的想象力,每一篇故事背后都蕴藏着她对生活与人性深入的观察与思考。


夏日炎炎,走下公交车的时候,齐琳看到外面晴空如洗,毫无遮挡的阳光发狠般地炙烤着每一寸地面,晒得人全身快要冒烟。


她抬起手腕,上面手表的指针快要指向九点,忙紧了紧肩上的挎包,快步朝不远处的写字楼走去。


大楼里一共有六部电梯,不分单双层停靠,也不设高低区,来了就能上。但就算如此,在人流量可谓恐怖的早高峰还是有些不够用。


齐琳目送几拨人涌进电梯,轿厢变得像挤满沙丁鱼的罐头,艰难地合上门,慢腾腾地上升。她好不容易在人群中见缝插针地找到一处落脚地,目光落在电梯门上方的指示灯上,祈祷自己能顺利搭上下一班。


门开了,齐琳没来得及迈腿,身旁的人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涌入,连推带攘将她挤到了最中间,一片窸窣的脚步声过后,电梯门慢慢合拢。


濒临超载边缘的电梯开始缓缓上行,隔着头顶的天花板,能听到上方巨大钢制绳索牵引时发出的噪音,犹如耄耋之年的老者光脚行走在河滩,死命拉住纤绳,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号子。


电梯几乎每层都要停一次,三三两两地下去几个人,又进来几个人,布局稍有了些变化,却还是一样拥挤。


原本站在齐琳身后的西装男人被挤到了角落,换成一个佩戴口罩、穿一身湖蓝色机修制服的高大人影,戴了顶鸭舌帽,洗得发白的帽檐被压得很低,看不清眼。


齐琳把视线从反光的电梯墙面上收回,望了眼液晶屏上的数字,费劲地腾出手来想把刘海捋至耳后。就在这时,她眼神微滞,感到身体后方突然传来一阵异样。


是错觉吗?显然不是。


隔着轻薄的面料,她确信有样东西顶上了自己的臀部,不似公文包边角那般坚硬,反倒带了些柔软,更像是婴儿攥在一起的拳头,忽而离开几秒,接着又很快贴了上来。


齐琳被卡在人群中动弹不得,就连转身也很难做到,根本无法判断那团紧贴在自己裙边的物体究竟是什么。


几秒后,异物感消失了,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巧合。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高大人影随着出走的人流一同迅速离开了电梯,头一扭,来不及看清侧脸,就大步流星地走向通往楼梯间的消防通道。


逼仄的电梯间终于变得宽敞起来,齐琳心里的不安也渐渐褪去,来到了自己公司所在的第三十九层。


打过卡,坐到工位上,齐琳一边打开邮箱,一边望向对面摆放着新鲜百合的桌面。


“谁这么殷勤,一大早就买花送过来了?”


听到这话,原本趴在桌上的女孩抬起头,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你终于来啦,花不是我的,是别人送给你的!”


“送给我?”齐琳一怔,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最不想见到、却又不得不每天同处一室的身影。


“张鸣川送来的?”她压低了声音,眼神停留在鲜花表面的小卡片上。


女孩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琳姐,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女孩努了努下巴,看向桌上的花。


“待会午休的时候,偷偷送回他自己的办公室吧,明明都已经和他说过不可能了,怎么还没完没了了!”齐琳蹙着眉头,埋怨一天的好心情先让电梯毁了一把,接着又遇上这么一出。


女孩乖巧地将花收到桌子底下,怕被别的同事经过看到,又细心地找来一个空纸箱,倒扣过来盖上去,放心地舒了口气。


女孩名叫吴曦,是半年前刚来的应届毕业生,正好被分配到齐琳的部门考察学习。


说是部门,其实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毕竟全公司加一起也才只有不到五十号人,工作压力相对不大。两个女孩个性相投,很快就熟络得像姐妹一样无话不谈。


“你今天来得挺早的嘛!”齐琳很快恢复成平日温和的形象,用马克杯接了一杯热水,捧在手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对面女孩聊起来。


“对啊,搬家以后离公司更近了,来去都挺方便的。”吴曦笑吟吟地说。


“那就好!”齐琳突然想到今天在电梯上的不愉快,扬起的嘴角又撇下来。“不像我,每天早上到的时候正好遇上高峰,差点没在电梯里被挤死。”


吴曦听完立马露出深有同感的表情,她看上去比齐琳还要娇小,被挤在人堆里,恐怕连呼吸都困难。


“对了,姐,我听隔壁几个小组的女孩在说,最近电梯里有人手脚不太老实!”


她愣了下,立马联想到今早发生的那一幕。“你的意思是,有咸猪手?”


吴曦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果然,今早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男人就是色狼没错。齐琳不免感到后悔,如果当时就知道对方的真面目,就算再难,她也要回过身去,甩对方一个大耳刮子。


“总之,咱们最近都小心点,尤其是你,真的,姐,我特放心不下你。”吴曦眼神里不无担忧地说道。


“我怎么了,不和你一样都是普通白领,难道色狼还能专挑我这种职场老人不成?”齐琳表面上装傻,其实心里却对吴曦刚才的话很是受用。


她今年二十八岁,身材纤细,面容姣好,有着不错的品味,气质独树一帜,走在大街上能引来路人频频回头,是公司不少男同事私下里讨论的对象,更受到不少管理层领导的垂青,行政经理张鸣川就是众多追求者之一。


见齐琳不以为然,吴曦还打算多说两句,却被突然从门外传来的咳嗽声打断了。


“上班时间,两个人在聊什么呢?”


吴曦吓了一跳,立刻闭上了嘴,埋头在屏幕前装作忙碌的样子,只有齐琳面色自若,气定神闲地说道:“还能聊什么,不就是聊聊女孩子工作和生活上的那些事情,怎么,张总你也有兴趣加入?”


说着,齐琳故意扑闪了几下眼睛,冲门口男人露出了一个职业化的微笑。


张鸣川脸上顿时闪过一阵尴尬,倚靠在门框上的手放下来,塞进了西装裤兜里。


“工作可以聊,但生活上的事最好留到下班以后再说,你们应该都是知道公司规定的吧!”张鸣川清了清嗓子,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嗯嗯,张经理,下次我们再也不会了。”吴曦小声嗫嚅着。


见吴曦主动承认了错误,齐琳也不好继续不给对方面子,硬是把接下来要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撕开一包速溶咖啡,倒进了还有余温的杯里。


“对了,说到生活,齐琳,我记得你们家好像是住在南京西路那一带吧?”在刚才一番对话里占了上风,张鸣川又恢复了刚进房间时的自信。


“嗯,怎么了?”齐琳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句。


“没事,就是我听说附近这一块最近有点不太平,你们女孩子上下班可要多注意安全呐!”


“谢谢张总关心,我和吴曦都会照顾好自己的,我看接下来,您就再去和其他女同事传达一下吧。”齐琳站了起来,看样子打算结束对话。


张鸣川一下慌了,忙把自己刚才藏在话里的意思用更明确的方式表达了出来。“等等,我的意思是说,我家离你家很近。”


“哦,所以呢?”


“所以。”男人缓缓抬起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我在想是不是可以下班之后由我送你回家,这样就安全多了!”


“只送我一个人?”齐琳明知故问。


“那……要不捎上吴曦也行啊,我记得她搬新家之后,我都还没去看过呢!咱们仨正好可以一起!”张鸣川情急之下,不得已只好拉上吴曦做挡箭牌。


“算了吧,曦曦她家完全和我是两个方向,根本不可能顺路的,至于安全问题什么的,那是我男朋友该考虑的事情,就不劳张总操心啦!”齐琳这回直接做出了送客的手势。


张鸣川这下终于再没什么可说了,失落地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


“嗯?”他惊喜地转过头来,下一秒却看到齐琳捧着一束百合,正一脸冷淡地望着自己。


“今早快递小哥把花送错房间了,应该送去你办公室的,你顺带把它拿走吧!”


张鸣川默默地接过花,二话没说,扭头走出了办公室。


“姐,你这样对他会不会太狠了呀?”吴曦惊得捂住嘴,一副大开眼界的表情。


“你不懂,这个张鸣川可不是什么好人,外表装作青涩的害羞样,其实内心狡猾得很。”齐琳不以为然地说。


吴曦一下瞪大了眼睛。“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张总平时为人不是挺好的吗?”


齐琳嗤笑一声。“就他那点花花肠子我还看不出来,你见过哪个男人第一天见一个女孩子就表白的,而且在被拒绝之后,立马又转移目标到别的姑娘身上,对这样的人,我没当场跟他动起手来就算不错了!”


吴曦听完嘴巴张成了O型。“果然还是你厉害,姐,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什么时候要能有你这眼力就好了。”


“不着急,等再过几年,你自然就知道怎么看人了。”


吴曦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看了眼门外空荡的走廊,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工作上。


当天下午,齐琳因为被一点事情耽误,比平常晚了一小时左右才下班,相反对面的吴曦手脚麻利,工作一结束,到点就背着小包蹦蹦跳跳地出去了,看样子应该是有约会。


年轻真好!


齐琳望着电梯门上印出的自己,不由发出感慨,倒也不是为自己依旧单身而感到悲哀,就是突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兜兜转转这么些年,却始终遇不到生命中那个对的人,相反,烂桃花倒是源源不断。


电梯刚到,耳尖的齐琳就听到走廊尽头传来了张鸣川的声音,和几个男同事打着招呼,看样子也正打算离开。


生活就是这样,在你最不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却偏偏要把它推到你眼前。


齐琳快步冲进电梯里,拼命按动关门的按键,心想千万不要和对方搭乘同一部电梯。她成功了,电梯门关上的一瞬,张鸣川焦急的声音顺着缝隙钻了进来,只是为时已晚。


走出大楼,齐琳舒了口气,同时注意到,已经过了下班高峰的企业园区此刻竟安静得有些吓人,能清楚听到风拂过树叶时发出的阵阵沙沙声。


这片园区是今年初才开始投入使用的,入驻的企业不多,毕竟周边配套设施仍处于半施工状态中,大片区域都还是长满荒草的空地,这也是张鸣川和吴曦都说附近不太安全的原因。


齐琳看了眼西边的日头,像一块静置在水中的糖果,正朝外晕染出淡淡的金色。


她不以为然地一笑,朝着园区内还未启用的建筑群不疾不徐地走去,那是通往公交车站的唯一路径。


夕阳下,不远处临时堆放的集装货箱,背面由于长年没有光照,裸露的泥土始终有些湿润,沾在那双边缘已经发黄的白色胶鞋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疮疤。


那道藏在黑暗中的身影终于动了,手上握着把明晃晃的匕首,影子被拉得老长,悄无声息,鬼魅一般地出现在齐琳身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