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盗门质量联盟

【人说山西】你知道吗?山西,癌症晚期了

世界晋商网 2020-07-31 16:43:44


言归正传,作为一名山西人,我最近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山西,2014年一季度GDP位列全国倒数第三?”


为什么“山西如此腐败?”


为什么“山西如此落后?”


答案很简单:因为有“煤”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山西GDP仅为5.5%,位列全国倒数第三。煤炭价格的下跌成为影响山西经济增速的罪魁祸首。统计显示,国内煤炭价格已从2011年10月的最高记录853元/吨,下跌到目前的532元/吨,跌幅达37.6%。煤炭市场低迷也使得山西多家煤企出现经营困难,“一煤独大”的山西经济如今倍感压力。


在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终结的时候,倚靠能源优势的山西经济将面临着怎样的考验?未来经济结构转型的前景如何?


改革开放30年,中国从市场经济转型到计划经济,说白了计划经济就是剥削经济!山西为什么落后了,那就是计划经济搞的!一个计划下去都让我们无偿调拨自己的资源,刚开始那几年南方搞市场经济,只让我们搞计划经济,我们的资源调拨到南方和沿海,他们转口一卖,等于资源是他们的!一直都在让山西贡献,但是在政策一点都不给,好点的企业国家一个不给山西下放,直到现在给山西的定位还是能源重化工基地,我就不知道国家想让山西奉献到什么时候,山西成也煤炭败也煤炭!


这很容易让各级地方政府,把特区政策当成“灵丹妙药”,不管是经济上的落后,还是文化上的衰败,只要能享受与深圳一样的开放政策,这些问题就能改善,就能像深圳一样好;这种观点在内地很普遍,也很深入人心,官员和百姓都这么想;所以,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就让无数的内地人充满了希望,生怕自己的家乡被排除在外,从各地媒体的报道中,很容易感受到他们的心态;等到“西部大开发”的区域名单公布,榜上有名的自然是喜气洋洋,榜上无名的自然是垂头丧气,山西就不幸成为了后者。


从此,悲观主义就在山西盛行,对中央的失望就演变成了一种情绪,不管是各级官员,还是贫民百姓,不管是经济学者,还是工商人士,都对山西的前景不抱希望,网络上更是洒满了伤心甚至绝望的泪水,在山西人眼里,自己就像被父母遗弃了的孤儿一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为什么把山西排除在外?


我不知道,我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有了像特区一样的经济政策,山西的经济就能好起来吗?有了政策,再给项目,再给投资,山西的父老乡亲就能富裕起来吗?答案是否定的!!我是山西人,非常热爱自己的家乡,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生活在这里,很了解它的历史和现状;但我还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呆在一线发达城市,所以,不自觉地常常会在两地之间做些比较,想搞清楚山西的问题在哪儿?很让人伤感,比较之后的结果,往往是山西人不爱听的,就像这个答案:有了深圳一样的经济政策,山西人还是这么穷,甚至更穷!!


为什么呢?因为山西的经济结构和沿海不同,因为山西的地理位置和沿海不同,因为山西的“人性”和沿海不同,因为还有很多的不同。


沿海城市的快速发展,在我看来,最根本的不外乎两点,一是国内市场的巨大需求,二是特区政策给予他们的特权;十三亿人,闭关锁国了三十年,在对外界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生活品质与国外形成了巨大落差,所以,一旦打开国门,才突然发现有那么多的好东西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被禁锢的欲望一下子被点着了,由此形成的购买力甚至具有了破坏力,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八十年代末遍及全国的抢购风潮。在那个年代,大到汽车小到电池,几乎每一种生活用品,都是绝对的卖方市场。因此,享受特区政策的那几个城市,凭借着中央给予的特权(比如进出口权),凭借自身作为口岸城市的优势,控制着国外产品和技术向国内引进的市场,中国是如此的大,对国外先进技术和产品的需求是如此的广,以深圳为代表的开放城市,能高速发展自然在情理之中了。


国内市场的巨大需求,成就了香港,成就了深圳,也成就了开放较晚的浦东,十三亿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国外先进技术产品的追求是成就他们的主因。之所以成就它们,一方面是因为国家政策的不对称,另一方面也跟他们的自然环境有关,深圳和香港离的最近,香港在转口贸易上的绝对优势自然会带动深圳;上海的地理位置优越,人文环境的国际化更是其他城市不能类比的,所以,不能简单地把它们的成功只是归结为特区政策,享受特区政策的城市还有很多,但北海就失败了;西部大开发,虽然现在还不能说什么,但至少从开发的这几年来看,取得的效果远远不能和深圳浦东的最初几年相比。


所以,把山西的发展期待于国家的经济政策,期待于把山西划入西部大开发的名单之中,在我看来是严重的幼稚。山西人表面上要的是政策,内心是想要项目,说白了就是想要中央的投资,想要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山西人总把国家当成自己的亲爹,伸手要钱总觉得理所当然,我分析,可能是给国家输出过很多煤,感觉上有了贡献的缘故吧。正是这样的心态,导致山西人对国家有了太多的期待,而一旦得不到满足,就委屈的不得了!


深圳的成功,政策上的特权肯定是个关键的因素,但不是唯一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深圳人,是个充满活力的群体,是个乐于创造的群体,他们的创新意识和工作热情是山西人永远做不到的,他们曾经有过的机遇,在改革开放二十年之后的今天,不会再有。至于浦东,在政策上的优势,更不应该成为山西人的期待,那样的政策对山西人来讲,一点用也没有,你没有上海人那样的素质,你没有上海人那样的眼光,你更没有上海那样的地理位置。


那么,只要国家给项目,给投资,山西就能发展吗?山西的工人农民就能富裕起来吗?我很愿意这个答案是肯定的,至少可以让我的父老乡亲有点希望。但很遗憾,答案还是否定的,除非国家愿意把三千万山西人都养起来。


山西是个资源大省,蒙老天的厚爱,自然界对山西人显得很慷慨,丰富的地下资源只要挖出来,就能换很多钱,所以山西不缺钱。国家的投资很重要,对山西肯定有好处,但不是最重要的,以我的看法,比向国家要钱更重要的是山西人如何花钱,准确一点讲,是山西的各级领导如何支配现有的钱。


很多人不赞同我的观点,尤其是山西人,他们普遍认为,国家把山西的煤和电拿走,但不给山西付钱,即使付也是低于成本价,所以煤矿才会破产,电厂才会亏损;他们还讲,现在山西有这么多的问题,解决起来那一样不需要钱,而各级政府的财政都是入不敷出,很多县市连公务员的工资都能拖上几个月,所以,他们的结论是:一方面国家应该给钱,另一方面也只有国家给钱,山西人才能活下去。


对他们讲的部分事实,我是赞成的,实际情况也许比他们知道的更严重,我甚至认为,一大部分的地方政府,从经济的角度看已经破产,但我不同意该由国家来负责,尤其是负全责。如果说国家把山西的煤和电拿走却没给钱,这种情况有过的话,也是很小的比例,不可能影响了山西的大局,更不可能让煤矿工人拿不到工资,我喜欢思考,喜欢用自己的世界观来判断这件事的内因。


煤,是建国以来经济建设最重要的能源,国家确实从山西挖走很多,有多少没给钱,给钱的价格是不是低于成本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山西的各级政府从外运的煤炭上征收了不少的钱,加起来每顿煤都有几十块钱吧,按每年的输出量来估算,这应该是很大的一笔资金。我还知道,太原铁路分局有个下属公司,靠分局领导的关照(当然不是无偿的),能从铁路运出的每顿煤上收取三块钱,每年下来都是一大笔,但这笔钱不用上缴,没人监督,怎么花只是领导一句话,公司里的人都有车,帕萨特好象是最低级的。我知道的还有这样一个事实,山西的私人煤矿都赚钱,还培养了一大批煤炭大亨,他们的煤炭销售价格据说很有竞争力,就是说比国营煤矿的价格要低一些,这就奇怪了,一方面是价格低的私人老板都赚钱,另一方面是价格高的国营煤矿在破产。


所以,山西煤炭工业给我的总体感觉,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是很赚钱;非要讲问题,那也是赚到的钱“谁来花”“怎么花”的问题。


电呢?跟煤是一样的,赚的钱不少,花钱的人更多。在山西有一个庞大的不得了的电业系统,以我的观察,真正从事电的生产、调配、输变的职工为数很少,绝大部分是花钱的人,如此大的一个产业,除了让电业职工富裕,让电业干部奢侈,让电业领导腐败以外,其收益用于公共建设的资金少得可怜。


山西就没缺过钱,你信不信?


你到太原的街上走一走,看看汽车,你会惊讶地发现,这儿汽车的档次(平均价值)比北京高,比浦东高,比深圳高,这地方怎么会缺钱?如果正是吃饭的时间,你还可以顺便看看饭店,你一定要多走几个地方,东西南北都转一转,看到高档饭店了,麻烦你再进去一下,你就会吃惊:怎么这么多饭店?怎么这么高级?这么高级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唉~估计你是看不到人家的帐单了,也看不到人家结帐时的豪爽,要不然,你的下巴壳肯定是找不着了。你说,这地方能缺钱吗?


人民日报社,我每年都要去个一两次,每次走进那个大院,都会感觉到寒酸,空空荡荡,连个好车也看不到,有个摆弄富康的女编辑(也许是领导,我见过她)看到我的时候,还流露出一点得意,切~不嫌丢人。


有个笑话,是讲小姐的,第一批来山西的“三陪女”,发现这儿的钱好赚,就想叫她的姐妹们来,当时没有手机,发电报是最快的,所以,被凝练过的“电文”,就成了三陪女对山西人的最好总结:“人傻钱多速来”。


新华论坛上有一个帖子,是山西人写的,标题是:“谁敢说山西穷”,他有一套分析,和我站的角度差不多,他的结论我也很赞成,他说:“山西只有工人穷、农民穷、百姓穷,其他的人一点都不穷”。


所以,山西不缺钱,只是缺一个会花钱的政府!即使是现在,“败家子”们当了这么多年的家,积累了这么多的问题,山西仍然不是最缺钱。最想跟国家要钱的人,不是被拖欠工资的煤矿工人,不是负债累累的农民,是可支配国家投资的有关领导,他们去北京要钱的积极性最高,态度最诚恳,某位山西籍的省委书记,在中央领导面前要钱的时候,曾经大哭了一场,呵呵~~我当时是没在场,如果在的话,会害羞的,呵呵~~。


言归正传,这些领导要钱,目的是花钱,花钱就有利益,花钱就能升官,别的地方投资能让劳动者增加收入,山西就不能,第一线工人的工资总是很低,总是被拖欠,这已经成了“行规”,不管甲方有钱没钱。你是干活的,能让你干就很给你面子了,别提钱,再提你就给我走人,外面想干的人多着呢!这就是工程界的通用语言

这种情况下,国家给山西投再多的项目,给再多的钱,能解决问题吗?只是再增加几个亿万富翁而已。对山西来讲,比投资更重要的是,尽快改变政府作风,建立监督机制,选好干部,用好干部,在政治体制改革上给山西放权,从人大、司法、新闻入手,加大改革力度,努力创造一个公正的社会环境,充分调动3000万人民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原始热情,我坚信:山西很快就会面貌一新,山西的前途很快就能看到希望。


这个观点是我个人的看法,有可能让人感到意外,但我相信,3000万山西人中,持类似看法的人一定不少,他们只不过更愿意沉默,我希望他们站出来,把我们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就算山西某一天真的垮掉了,我们至少呐喊过。


我这篇文章是写给山西人的,但我知道,能看到它的山西人极少,在市面上有影响的山西人,是很少玩微信的,他们忙于应酬,身心疲惫;我也欢迎外地的朋友阅读,更欢迎你们发表意见,毕竟山西的问题,你们家乡也多多少少会存在;我最期待的读者是身处异地的山西人,你们的脉搏差不多和我是一样的。


为了广大外地朋友更好地了解山西,听得懂山西人的声音(像方言似的),我再把山西的背景材料,尽量多提供一些给大家,只供参考。


山西是个特别的地方,是个容易被人误解的地方,三座大山一条黄河把山西包裹的严严实实,阻断了山西人与外界的交往,被人误解就在情理之中。余秋雨先生只来过一次山西,只查阅了少量的资料,只是在晋中像游客一样,看到几个大院,就惊呼自己的“无知”,他怎么也不能理解,历史上的山西竟然是如此的富裕,更不能理解“贫穷”怎么会跟山西划上等号,在他随后发表的“抱愧山西”一文中,他对自己严重误解山西的行为做了深刻的反省,态度极为诚恳。是啊,余秋雨先生是个大家,以他的学识是不应该这么无知的,即便是对山西,但他能反省,愿意进一步了解山西,我看这就叫“大家风范”,山西人应该给他颁奖,是他的“抱愧山西”让更多的国人听到了来自山西的声音。


余先生看到的,只是山西的一个点,被误解了的山西,有太多的看法需要改正。历史上山西的富裕,余先生看到了,也相信了;建国后山西的富裕,准确地讲应该是经济实力,余先生恐怕又要变得无知了;如果我说八零年的时候,山西的综合经济实力在全国排名前五,余先生相信吗?余先生会不会在又一次惊呼之后,再来山西一次呢?我是希望你来,顺便为你筹点款,给你颁奖。


煤炭工业和化学工业就不用讲了,一直是山西的支柱产业,在全国排名第一;机械设备制造业仅次于辽宁,纺织工业仅次于上海和天津,电子工业在全国排名第三,军事工业在全国排名第二,冶金工业的代表是太钢,规模排名不太靠前,但它是最大的不锈钢基地,产值利税很大。


这样的实力,余先生想不到吧,不能怪你,很多山西人都想不到,他们只是看到,自八十年代以来,国家给山西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少,国营企业的效益越来越差,下岗职工越来越多,民营企业怎么也发展不大,山西人喜欢把这些问题的责任都推给国家,理由还挺多,我是坚决不同意这一点,国家的政策是有一些束缚,但并没有针对山西有特别的限制,山东能发展,山西就发展不了,道理上说不过去,国家的政策也是靠山西人执行的,更应该从山西自身找原因。


太原化工厂是一个大厂,是太化集团的骨干企业,八十年代末,国家把一个很大的项目投给了这个厂,就是TDI项目,据说总投资有几十个亿。这个TDI项目,实在是了不得,经济效益和战略意义都很厉害,它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总是供不应求,它能上马对山西人来讲,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但是,这个项目被山西人搞砸了,挥霍掉国家几个亿且不说,把太原化工厂也给拖垮了,据说当时的领导在离开该厂的时候,厂里的设备都给卖掉了,工厂停产,工人下岗,该领导却当上了省里某委的第一把手,后来还当上了副省长。


山西纺织印染厂,是一个职工上万人的大厂,它的破产当然和国家政策有关,但人为的因素更是主要的,曾经有六个亿的国家投资,被当时的领导人挪用挥霍,导致企业陷入绝境。山西籍作家张平以该厂为素材,创作了小说《抉择》,还被改编成电视剧,在中央一台热播,看过这部电视剧的观众,就知道山纺破产的原因了。


这样的事情,在山西绝对不是个例,具有普遍性,几乎每一个企业背后都有这样的故事,哪怕是现在还活着的企业。大环境就是这样,谁也超脱不了,游戏规则已经形成,谁都得遵守。有人讲,腐败哪儿都有,山西也不例外,我同意,但我认为山西的腐败和其它地方不一样,尤其和发达地区相比。上海深圳也有腐败,也有大案,但腐败分子在干部队伍中是少数,一旦被抓,周围的人会像看待小偷一样鄙视他。但山西就不一样,不腐败的干部是少数,一旦某人被抓,周围的人不会说他不好,只会怪他不小心,大家坐下来首先商量的是“他把谁给得罪了”?进一步猜测的是“他会不会在里面乱说”?我有一个词,叫“全民皆贪”,就是用来形容山西人的,包括普通百姓,你不信可以做个实验,随便选一个人,派他(她)去给单位买点办公用品,80%的情况下,这个山西人会给自己留回扣,哪怕只是几块钱,哪怕只是给自己孩子搭了几根铅笔。


不是人的问题,不是山西人品德不好,我很清楚,与国内大部分地区的人相比,山西人在道德和文化上还是有优势的。问题出在大环境,当游戏规则已经形成,按规则办事,按常理出牌,就是你必须学会的,否则就被淘汰出局。在山西这个大染缸里,你想做个清白的人,只有远离社会,没有第二个办法。你还想当官,那你就开始腐败吧,你不腐败别人,你就当不了官,你不腐败自己,你的官位就坐不住,更不可能爬升,你官位的大小取决于你腐败的程度,也取决于你腐败的技能。


对,技能也很重要,游戏规则在技能这方面也有不少的规矩。最起码的一点是你不能得罪人,对你有用的领导,你要让他高兴,即使是看起来对你无用的人,你也不要得罪他,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后台是哪一位。


我有一个朋友,在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风光的不得了,我们还在奋斗的时候,他已经是一所高校的团委书记了(正处级),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在仕途上是最有希望的,他自己也这么想;但是,他栽了,在一个随意的场合,他得罪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说了几句错话,而这个人的后台正是他领导的领导,从此,我这个同学变得一蹶不振,他犯错误的时候,正在敬重的一个县里挂职锻炼(副县长),本来挂职是进一步提拔的一个跳板,对他来讲却变成了一个陷阱,他得罪了领导,也就放弃了当官,他只想把工作关系调回太原,有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就是这样一个要求,因为没有单位敢接收他(谁也怕那个领导),县里也不给他安排工作,他就只好漂着,十几年了,他每天陪着儿子,到处拜师学艺,愣是培养出一个乒乓球冠军,他乐呵呵地指着儿子对我们讲:“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得罪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得罪一手遮天的人,但不得罪人只是最基本的,一个好好先生是没有前途的,你要善于联络感情,你要让对你有用的人把你当自己人看,才有可能在关键的时候帮助你。平时不来往,要办事了才带着厚礼去求人,一般是办不成的,所以,在山西的官场上,造就了一批八面玲珑专门求人的“办事能人”,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这样,他进政府十五年,送礼的历史就有十三年,他利用工作便利,每年也能谋得二三十万的利益,但他不把这钱用在家里,房子没换,手机没换,上班还骑自行车,他把这钱都用在了联络感情上,省委、政府、公检法,凡是权利机构,没有他不认识的人,他记别人名字和手机号码的能力,能佩服死我。他告诉我,每周至少有三个晚上,他需要准备礼物,每周至少有四个中午,他会在饭店里请客,他曾经在手机价格一万元的时候,一晚上送出去三十部,他曾经在一家花店记了八万元的帐。我问他累不累,他说累,我问他值不值,他说值,他认为收获的季节到了,他放弃了到某县当副书记的机会,正在争取一个大的工程,据说能赚六千万。


这样的人,在山西具有普遍意义,你只要从政就得这样,只是每个人的程度不同罢了。如此多的人,如此复杂的利益关系,纠缠在一起,谁也理不清,谁也不敢理。想当年,山纺职工闹事,追问六个亿投资的去向,就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市领导,向职工保证要查清楚,还说查不清楚就不走,结果呢,只呆了两天,他就从后门溜了,再也没去过山纺。


这就是山西为什么没有“腐败大案”的原因,没法查办,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总不能把各级官员一锅端吧。全民皆贪,也就没有了举报的动力,被举报的,往往是因为不守规矩,比如独食,不跟大家分享利益什么的。更多的时候,举报只是一种工具,目的是排除异己,消灭政敌。在广大干部眼里,举报者是个丢人的角色,是鄙视的对象,“你举报人家干什么,你有本事也腐败呀”,很多人就持这种观点,他们打心眼里是尊敬这些左右逢源的“腐败分子”的。


万一某个关键人物被举报,这种情况也是有过的,那么,与他相关的利益集团就会很快对形势作出判断,“他会不会招”?“他知道什么”?如果断定这个人对大家有威胁,那么至少有一个办法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就是让他死,山西已经发生过好几例这样的死亡事件了,连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山西最知名的企业家李海仓,据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打死的。


山西的现状就是这个样子的,腐败这个癌细胞,已经扩散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如果说发达省份也是个癌症患者,人家只算初期,癌变也只是局部的,可以通过切除手术来恢复健康,那么,山西这个癌症患者就是晚期,癌变已遍及全身,不采取较为极端的措施,就是死亡。所以,不能像某些山西人在宽慰自己的时候,讲腐败哪儿都有,山西也不例外等等,这种讲法是不负责的,是不会认识到山西问题的严重性的。


山西问题的严重,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出来,就是外地人怎么看山西,虽然山西历来被外界忽视,山西人也不爱和外界接触,但传媒如此发达,信息如此畅通,外地人眼中的山西也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提到山西,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是煤?是醋?还是大寨?改革开放前,外地人对山西的了解大概就是这几样东西;但现在情况变了,北京人想到的是“歌厅”,上海人想到的是“假酒”,广东人想到的是“非典”,广西人想到的是“矿难”,唉~没有一样是好东西;有一次,我和一帮台湾人吃饭,提到山西,他们不知道山西在哪儿,但都知道山西的土匪多,他妈的,台湾媒体怎么这样!


我是山西人,很在意这些看法,虽然片面了一点,但我不能责怪人家,这几件事都是我的家乡人干的,人家又没有夸张。我知道的更多,像法盲院长姚晓红,运城喷灌造假案,像太原110民警,把报警人打死;像贩卖婴儿团伙,产供销一条龙流水线作业;像被抓的太原黑社会老大,其毒品来源竟然是公安局的缉毒科;你只要能看到山西晚报,你就得每天生气,除了党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响亮之外,当地新闻几乎全是不公正的案例,你想一想,山西晚报还是个地方媒体,受两级宣传部门的管理,真正的批评报道根本出不来,最多只能隔靴搔痒,就让你总是生气,那么,假定某一天,新闻监督得到落实,媒体可以自由报道,我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山西人,肯定会被活活气死。


最后……


我想和山西的父老乡亲们说:“钱多钱少,够用就好。人丑人美,顺眼就好。人老人少,健康就好。家穷家富,和气就好。老公晚归,有回就好。老婆唠叨,顾家就好。孩子从小,就要教好。博士也好,卖菜也好,长大以后,心安就好。房屋大小,能住就好。名不名牌,能穿就好。两轮四轮,能驾就好。老板不好,能忍就好。一切烦恼,能解就好。坚持执着,放下最好。人的一生,平安就好。不是有钱,一定会好。心好行好,命能改好。谁是谁非,天知就好。修福修慧,来世更好。说这么多,明白就好。天地万物,随缘就好。很多事情,看开就好。人人都好,日日都好。你好我好,世界更好。总而言之,知足最好。”


我想和山西的老板们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天助自助者,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流。星云大师曾说过:以退为进是不争,以无为有是富足,以众为我是拥有,以空为荣是法喜。进退择其环境,有无内化于心,众我无愧于行,无形是大有形。当下环境,唯有市场化经营、创新性发展,快速改变思维模式,彻底抛弃虚幻捷径,紧跟移动互联网大时代,你的企业才能与时俱进,持续发展!“


我想和山西的80、90后年轻人说:“移动互联网大时代,我们要要树立自己正确的三观,不断提升自己的价值,追求理想,顺便赚钱。圣经里说过这样一句话“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只要努力过,在人生道路上走的每一步,回头看都会留下脚印。“爱意味着奉献和付出;当然,在真心付出之后,你一定会得到丰厚的回报。”所有的付出一定在未来会得到收获。“我们能够保持住的、能够控制住的,能够拥有的,能够掌握的就是此刻,就是现在,就是今天”。从此时此刻开始,不要计较自己的付出与收获,让自己创造更多可被利用的价值,让自己每天多付出一点,成功一定会向你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