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盗门质量联盟

广州不锈钢企搬迁只是迟早 算不上“重磅”!

我要不锈钢 2021-04-30 12:46:30

❤温馨指引:回复“供求”获取最新市场供求信息
↓↓↓

正文内容:

近日一则消息称,广州某不锈钢企业“极有可能迁址阳江市”,并冠以“重磅”二字,笔者看来只是“极有可能”的“搬迁”,而不是“关门”,算得上“重磅”吗?


2014年中国的不锈钢粗钢产量2316万吨,这一企业炼钢产能200万吨,2014年其实际粗钢产量占比5.6%,乍一看比重也不小。不过相比目前近4000万吨的粗钢产能以及70%左右的产能利用率,即便关停一座钢厂,所能起到的作用可能也只是阶段性的,更何况人家只是“极有可能”搬迁而已。


提到搬迁,对于不锈钢产业而言不得不提到宝钢搬迁一事,距离2012年5月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在某一次论坛上透露宝钢搬迁一事开始至今整整过去三年,媒体给出的路线好多条,不过至今似乎官方也没有公布一个最终完整的搬迁路线。


宝钢搬迁主要针对两部分,计划是把上海的不锈钢和特钢业务搬迁。关于不锈钢业务此前盛传会搬去南通,后又被官方否认,此后传很又可能是搬迁到宁波,到再后来搬迁到福建,版本种种,但似乎也都没有最终敲定并公布。至于不锈钢业务搬迁到福建,外界也只是根据福建罗源湾已经被宝钢布局了宝钢德胜,其主要生产不锈钢产品,当时号称在十二五期间要将宝钢德胜打造具有400万吨的生产能力,最终实现全球最大的绿色不锈钢产业生产基地,从这一主线思考外界也就将搬迁目的地很容易的联想到此地。


至于广州这一不锈钢企业的“极有可能搬迁”为何谈不上“重磅”?广州市所处的行政位置在广东省中南部,且还是广东的省会城市。钢铁作为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在目前对于环保越发严厉的今天,钢铁行业已然不是绝对的香饽饽,尤其是政府头顶着节能减排的目标,省会城市更是一点差池都不能出,且广州属丘陵地带,不太适合污染物扩散。


以2011年的数据为例,因为历史等原因,当时全国75家重点钢铁企业有18家建在直辖市和省会城市,有34家建在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大城市的环保压力越来越大,再加上城市发展空间以及环保负荷,包括物流成本等制约因素,使大城市的钢厂都面临着发展压力的问题。


为此,国家在编制“十二五”重点产业生产力布局和调整规划时已经提出快沿海基地建设,优化生产力布局的要求,具体是“加快沿海、沿江适度、内陆转移”。此前包括石家庄钢铁、青岛钢铁、马钢合肥、杭州钢铁等搬迁的实施或酝酿实施的目的也都是在于“引导产业有序转移和集聚发展,减少城市环境污染”。


从这一点上看,广州这一不锈钢企业搬迁也是迟早的事情,更何况工厂脚底下的土地开发价值极大,总守着一座厂也只能是收点税收,还总要一直“提心吊胆”过日子。


根据广州市房管局公布的数据,2012年,广州一手房成交均价突破1.4万/㎡关口,2003至2012年间,广州一手房价从3888元涨至14044元/㎡,涨幅高达261%。即便到了目前,广州一手房的均价也要在17000元/㎡。诚然,诺大一个广州城各地房价有所区别,不过在目前寸土寸金的羊城而言,一块埋藏了十多年的保藏也就看政府何时愿意把它挖出来,这块地就看政府最终愿意怎么用。


基于环保或城市规划,搬迁或者筹划搬迁,这已然是一个趋势。


至于广州这一不锈钢企业会不会去阳江的问题,如果阳江真的是奔着“打造中国高端不锈钢产业基地”(已有广青科技、广青特钢),联系这一点搬迁去往那边也是理所当然。要知道广州的GDP总量是阳江的14倍还多,少一个这样的钢铁企业广州是无妨,提升阳江的GDP有这样的企业入驻确是一大幸事,只要阳江愿意要。


不过诺大一钢厂也不是说搬迁就搬迁的,涉及到诸多利益问题,即便要搬迁时间也会拉的很长,除非政府强制驱离,否则该怎么生产还得继续,更何况钢厂现在兼有国企和台企的双重背景,况且合资新公司才刚运营不到一年,诸事待兴。


上海克虏伯也同样面临着搬迁的需要,除非政府哪天借以环保不达标之名关停这些在规划中需要搬迁的企业,否则在此之前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博弈搬迁的补贴,毕竟搬迁涉及到的人、物、材以及未来的发展问题,当然最终博弈目的与结果大家其实都很明了。(子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