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盗门质量联盟

【A&F阅读】陈文令:艺术人生就像圆规

艺术与财富 2021-05-03 13:42:44

在中国当代艺术界,陈文令堪称一位迅速建立起自己艺术面貌的当代艺术家。凭借着持续的努力和旺盛的创造力,他的作品一个系列接着一个系列面见艺坛,参加到多种展览活动之中,引人注目。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因具有他自己艺术发展逻辑内在的牢靠性而获得鲜明的风格。在当代艺术创造中,观念的个性和风格的个性二者的统一至少是艺术成熟的基本标尺,在这个尺度上,陈文令构筑起了自己的世界。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


红色记忆-羞童 163x40x38 铜 烤漆 2001


红色记忆-秋凉 167x32x30 铜 汽车漆 2001


红色记忆-海平线 210x280x220cm 铜 汽车漆 2010



红色记忆-海平线 210x280x220cm 铜 汽车漆 2010年


2011第七届澳洲海岸雕塑展 佩斯 澳大利亚红色记忆-笑 270x150x202 铜 汽车漆 2007


我出道前不是雕塑科班出身。1987年我进入福建工艺美校(厦门工艺美院前身)国画专业学习,1991年毕业,那时我看到中国当代艺术已初具规模,一些当代艺术大展也进了国家美术馆的殿堂,当下我就决定改变跑道进入当代艺术领域。但是整个90年代,我的作品极难卖钱,大都是一板车一板车倒掉。其实当时我所谓搞艺术仅仅是自我诉求自我超越的一种表达而己。没有任何展示的机会。我早年学木雕是马心伯老师启蒙的,而雕塑基本靠自学,年轻时很叛逆,什么都不惧,觉得没有基本功也可以搞创作,基本功是可以在边创作边提高,我从没把基本功当做衡量艺术家艺术前途的核心标准来看。当代艺术哪是比基本功的呀?一个艺术家最核心的竞争力在于思维方式和创作力。就是你对这个世界是怎么看的?你要贡献什么样与众不同的审美体系?你有怎样与众不同的价值观?等等,我从来不敢保证我的作品都会让人开心的,比如那些思想禁锢的保守派古董,看到我的作品必然会生气,但他越生气,我的成就也许就越大。艺术史是由一串别样的人和作品串起来的。当所有的雕塑家做雕塑都务求准确时,比如做佛像、做高士都很学院派、很准确很解剖很讲道理时,我这个“做不准”的不讲理,有点歪瓜裂枣的,也许就是一种个人的力量和语言。艺术家都是“顺者亡,逆者昌"。



幸福生活NO. 48x60x24cm 铜着色 2005.



幸福生活NO. 175X110X63cm 铜着色 2008


自从1989年黄永砯被逼往巴黎发展后,“厦门达达”基本散伙了。92年邓小平南巡提出“市场经济”,厦门经济特区逐渐成为一个很商业化的城市,大家纷纷涌入市场经济的大海,想分一杯羹,这时候的“艺术家”在大部分人眼里就是“贫困、颓废、贫病和边缘化”的代名词,刚从艺术院校毕业出来的青年立志成为“艺术家”,那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当时,理性主义和艺术梦想都是社会价值观中的“非主流”,整个社会环境中抱有这种想法的艺青都被边缘化,你想坚持你的艺术理念,就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去面对恶劣的人文环境。于是我去了当时还没那么出名的鼓浪屿。当时的我就是一个艺术流浪汉,没有固定的收入。鼓浪屿的房租比厦门岛更贵,我没有能力承租一个工作室来搞创作。我的第一个工作室就在鼓浪屿海边一个快要倒闭的造船厂边的一间十平方米的小木房。老板零租金给我住。



不速之客 400X255X235cm Compositive Painting 2008


一只行高之马的陨落 435x320x300cm Mixed materials 2010


5.12NO.2 150x135x175cm Mixed materials 2009


What You See is not Necessarily True 1100x600x500cm Painted Fiber Glass 2009


祭坛 570X265X200cm Sculpturing turntable Stainless steel Simulation jewellery 2008


悬案 490x830x230cm Compositive Painting 2010


鼓浪屿是一座到处有榕树的小岛。我住的小屋外就有棵榕树,不大却很茂密,我在那棵榕树下做了几年的雕塑。有时也去海里游泳,沿着海边散步,把自己晒得黝黑黝黑的,故意有别于城里人的审美。那时候过的日子是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的一种清贫而又诗性的生活。


艺术带不来太多的物质,当时因为消费很低,我的日子倒也能过。那时我活在自己内心的时间很多,跟自己对话的时间也多,虽然是很边缘化的状态,但回想起来,还是有另外一种美好。后来,造船厂不行了,我被迫在岛上花六七百元租了一个带厨房的小房间。那座房子是上世纪30年代的一座老别墅,带园子,里面种满水果。我就继续在其中一棵椰子树下做雕塑。园子很安静,我穿着大裤衩,偶尔打打蚊子,做着做着就会有一个椰子掉下来,有时是芒果。因为大院里椰子太泛滥,没人要,我们就捡来十几个椰子,剥皮煮粥吃。当时我有几个邻居,楼下的因为考学精神接近崩溃;楼上的因为好赌输掉一大笔钱,精神也不太正常;还有一个邻居,因为儿子从树上掉下来导致他精神状态浑浑噩噩,他们聚在一起聊天,就会说我:“这个小陈估计有神经病,整天不上班,在树底下不知道干些什么,成天捡椰子……”我以为,自己是那群精神不正常的人里唯一的正常人,但是,却成了他们口中的“神经病”,顿时感到一阵悲凉,觉得自己已经被边缘到不能再边缘。



英勇奋斗NO.11 750x480x210cm 玻璃钢 汽车漆 2006


后来我才想通,虽说艺术家看起来和精神病几无差别,但最起码艺术家不用吃药,并且还有可能成为有价值的人,否则,我真会为自己感到痛心。我就这样经历了6、7年的低谷期,没钱没名,没朋友没应酬,一天到晚读书、做艺术,做出来的作品常常一板车一板车地倒掉,但那段艰难时期,对我一生却影响重大,如果没有那样的无用之用,可能我过渡不到90年代末期的小红人创作上。


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比如一个小西红柿,如果你在它生长时给它打了激素催红,那它永远也长不大,永远那么小。所以,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太早成名,其实很危险,比如说我,当年在岛上,数九寒冬,我为了提神,故意穿着小短裤静坐读书,读烂读透每一本当时能读到的书,经历中充满着青涩、苦闷以及青春的磨难,但正因为有这样的磨难与积累,才让我后来能够创作出“小红人”,能够塑造出一个更独立的艺术人格,能够掌握自己的艺术命运,现在我常暗自庆幸:还好当年没成名。



混杂的风景 274x215x120cm 混合材料 2007



中国风景NO.3 520x330x310cm 不锈钢 2007



中国风景NO.1 480x665x313cm Stainless steel 2006


中国风景NO.2C 505x486x230cm Stainless steel 2007



中国风景NO.4 405x608x265 不锈钢 2007



中国风景NO.6 290x480x380cm 不锈钢 2008


2000年时,我和集大艺术学院年轻教师张朝阳到北京闯荡寻找展览的空间。8天时间里,我们从说不完的话到完全说不出话,尽管我们拜访了许多业内名人,但能帮到忙的一个都没有,我们在北京没有立足之地。从北京无功而返,回来厦门,我发现自己无法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内心热爱的艺术梦想,我打算另辟蹊径。经过思索,我发现相较于北京艺术家,我最具优势的地方就是住海边,跟海近在咫尺,我的全部作品都可以植入“海边”展示的概念。我尝试着把“小白人”涂成“小红人”,拿到海边拍了照,冲印出来效果让我欣喜若狂,当时我就知道:这事成了!蓝天碧海、金沙滩、绿草地、小红人,这就是我当下找到的一种艺术语言,一种独具审美趣味的特殊语言。为此我变成一个艺术的亡命之徒,我把一个小小房子卖了16万,加上何志钦的一些赞助,孤注一掷在厦门的海边办了一场雕塑展示行动。自此我的艺术生命与跑道完全改变。这场展览为我敲开了广州“三年展”的大门,为我递来了北京艺术大舞台的橄榄枝,我终于有机会站到更国际化的艺术跑道上去角力。正因为我有这么清苦的平民化底色,有曾经失败的生命历程垫底,所以今天,我赢得起,也赢得很多,有时候赢得起必然比输得起更需要境界。


一路走来,鲜花、掌声、荣誉与批评,就是这些成就了今天的我,赋予了我艺术的养分,对这一切我心怀感恩。


超验的方舟 405×748×460cm 不锈钢 2012


城市公牛 406×1305x258cm 不锈钢 2012



幻界 204×169×175cm 不锈钢 2012



造园 255×828×725cm 合成材料 2012



异度空间 77×171×107cm 合成材料 2012


猛犸复活 600×920×282cm 不锈钢 2012


海洋之鲨 530×1400×530cm 混合材料 2012


我的艺术经历验证了一个道理:对待任何人、事、物,最重要的就是一颗真心。你真心爱艺术,哪怕才一天,艺术也可能会爱上你。艺术之路不是人能够设计的,但你爱艺术,是可以控制的。我真诚地热爱艺术,我的艺术良心时刻拷问着我:你究竟是要以艺术作幌子骗钱?还是真诚地想表达生命中的某种人文主义诉求?这就是我特立独行的指导纲领。只要具备这份热爱,人人都有希望,所不同的只是成就大小。


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北京和厦门有各自的好,北京舞台广阔,利于施展拳脚,却也暗流涌动,逼人浮躁;而厦门以及福建地区都相对安静,有利于艺术创作。




人生是需要等待的,就像西红柿,该青涩时青涩,不去羡慕别人的红,否则会折损福报。艺术青年们也是一样,该磨刀时磨刀,用心打磨,总有一天,宝剑锋从磨砺出。




我其实是一个胡思乱想的怀疑主义者,时常管不着的想。我决不相信有绝对真理,哪怕我现在正用肯定的语气和你阐述,我仍然对自己的言论持有怀疑态度和自我审判的立场。我一直在追求一种自我超越的艺术语言。这也导致了我的不断革旧化新,用不用的语言、题材去挑战一些新课题。尽管这样会导致一些失败的作品,但是失败作品也能给我成功的启迪,因此我现在力求年年出新作。2012年,我曾想过休整1年不做雕塑,那一年里,我画了1500多个草图,用平面的经验漫无边际、天马行空地去整理我脑海中的思绪,而做艺术就应该把自己逼进一个更自由的时空中去,不要停留在一个惯性思维体系中。我不知道将来我还会做出怎样的作品,但我确信,艺术是一条不断探险的道路,一旦从必然的王国穿越到自由的王国,你就会成为一个更加自由、更加有想象力的艺术家,这就是我一生追求的大方向。



艺术人生就像圆规,一只脚在原点沉得住,另一只脚应时刻有所变动,只有半径不断变化,生命才会更加收放自如,也才能找到一种更适合自己的方法论或是参照系,去印证自己艺术轨迹的对与错、方向与速度。艺术家最要紧的不是身在哪,而是心在哪里、方向在哪里,只要心放的地方对了,方向又对了,哪怕你在安溪清水岩都能做出好作品,大方向远比成长速度更重要。



结语:自学、不标准、贫穷、边缘化、野蛮成长、敢于超越。陈文令经历了十多年的艺术低潮期,最终在不断的自我探索中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与风格,他形容这是一个艺术家必要的成长过程,是他今天“赢得起”人生的主要原因,人生要经得起等待,直到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论和参照系,才能成就自己成就艺术。


口述:陈文令
雅昌艺术网福建站记者:陈少娜



27米中国风景至于侨福芳草地大厦停车场



陈文令


1969年生于中国福建泉州,先后毕业于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现居中国北京,艺术家.


曾获奖项


1.获2012年第七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雕塑家前三甲

2.获2011年丹麦奥胡斯市国际雕塑展最受欢迎大奖

3.获2011年 澳大利亚佩斯国际海岸雕塑展公共艺术大奖

4.获2010年“报喜鸟”新锐空间艺术大奖

5.2010 年入选“艺术财经”杂志, 中国百名权力人物榜

6.获2008年 杂志“当代艺术”,五四青年艺术杰出贡献奖

7.获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

8.获2003年北京双年展中国雕塑特展,红色记忆获最受欢迎作品奖


公共收藏:


中国美术馆

北京今日美术馆

韩国国立美术馆

韩国首尔市美术馆

首尔斗山美术馆

美国休斯顿美术馆

美国丹佛美术馆

丹麦Arox 美术馆

悉尼白兔美术馆

澳大利亚墨尔本雕塑美术馆

广东博物馆

福建师范大学

南京大学

福建省博物馆

湖北美术馆

厦门集美大学

惠州市当代雕塑公园

大同"中国当代雕塑馆”

西澳洲州立美术馆

中华慈善博物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

亚龙湾华宇度假酒店

台中雕塑公园

湖北武汉合美术馆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朋友,或点击右上角箭头查看公众账号,关注《艺术与财富》。
让财富走进艺术,让艺术丰盈生活。

Art﹠Fortune,艺术就是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