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盗门质量联盟

讨薪一年未果 数十名农民工无奈背防盗门回家过年

门业视界 2020-08-06 09:07:35

         新华社郑州1月25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马意翀)“鸡”年春节脚步临近,但对于河南清丰县数十名仍然奔波在讨薪路上的农民工来说,提起马上到来的春节却是一个伤心的话题。一年来讨薪路上磕磕绊绊,“血汗钱”没见一分,只能把工厂里生产的半成品防盗门背回家,守着一扇扇冰冷的防盗门与家人吃个年夜饭。

       “为讨要回工钱,一年来我们几十名农民工隔三差五就跑到清丰县工业园区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咨询情况,跑来跑去人家领导都换人了,也不知跑了多少趟,到现在还是没要回一分欠款,只拿到一张欠条。”河南清丰县农民工乔建伟哭着从自己钱包里掏出一张盖有河南新世纪门业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欠条。

       欠条上清楚地写着:“今欠乔建伟2015年-2016年工资10260.5元,归还日期为2016年7月1日前付清。”该落款日期为2016年2月26日。

同样被欠薪一万多元的农民工赵高帅告诉记者,他们这些农民工为了讨回自己的“血汗钱”,还专门组建了名为“大家庭”的微信群,20多个农民工及时分享讨薪信息与国家相关法律政策信息,可是收获的更多是“无奈”。

       河南新世纪门业有限公司原名为清丰县安心门业公司,坐落于濮阳市清丰县工业园区,公司产品包括标准防盗门、室内钢质豪华仿木门等多个系列。厂里面工作的农民工有五六十人,包括喷漆、打磨、板材、转印、组装、销售等工种。

        来自陕西潼关的讨薪农民工薛样告诉记者,以前她们几十个农民工在厂里面干活的时候,隔三差五厂里就会拖欠他们工资,不过一般到过年时候厂里就会还清了。“没想到这次拖欠了这么久也没有任何消息,被逼之下最后大伙儿只能把厂里生产的半成品防盗门背走。”她难过地说。

    “不过这些半成品防盗门既没安装门锁也没有门把手,样子老旧,都是积压库存产品,自己到市面上卖最多只能卖200元,还要给人家安装好,需要专门找装门师傅,加上钻眼、各种膨胀螺丝等等零配件,背回家就赔钱,忙活到最后自个人只能落100块钱。”薛样说。

        记者在河南新世纪门业有限公司防盗门生产车间看到,两层硕大的钢制厂房内空无一人,车间内地面散落着废纸、各种边角料。其中多个品种的防盗门摆放在其中,上面灰尘厚厚地积了一层。看门的老王告诉记者,厂区已经很久没有开工,早就在重组清算。

      河南新世纪门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骆广超告诉讨薪农民工,现在企业究竟谁欠谁的钱还暂时搞不清,先要把账查清才行,况且现在自己已经当不了家了。“只负责破产清算。”

        他当面保证走完破产程序优先发放拖欠的农民工工资,目前只能拿防盗门或者白酒来抵。

        对于被拖欠的农民工何时能拿到工资,厂区所在的清丰县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刘建峰告诉记者,根据对新世纪门业专门进行的审计报告结果看,目前企业已经资不抵债,负债达1.8亿多元,仅拖欠农民工工资总额就近80万。

       他向记者透露,债务主要是2013年到2015年之间形成的,主要原因在于企业盲目扩大发展加上经营不善。

      “目前只能做工作让原告尽可能从法院撤诉,只有这样41000平方米厂房车间解冻以后才可以租出去,届时按照比例按期给拖欠的农民工慢慢还钱。”刘建峰表示。

        对于农民工所遭遇的讨薪困境,浙江赞程律师事务所律师程学林表示,农民工的“薪”是自己的合法劳动报酬,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根本不应该由农民工自己去“讨”,而应该是企业干脆利索的发放完毕。

       河南坦言律师事务所律师燕雪松表示,司法应当成为讨薪者最强有力的保障,为受到不公待遇的农民工运送正义。期望对讨薪案件优先立案、优先审理、优先执行,在保障农民工权益上带一个好头。

长按下面二维码,加小编微信:wyqn198,将被邀约进500人微信群!